徐团座的豆沙包

求求别连赞,求求

【战山为王】等月亮(8)

#失踪人口回归

#别问,问就是自己给自己过节放假了

#沉迷乙游会使人变成恋爱脑 反思

灵感来源:同人曲《背月山》 “他背对山河掩起的骨梁,会否也有旧憾为我疯长”

ball ball大家去听

—————————————


“八十四年了,我的月亮。”


—————————————

   

      “这铃铛.......”王一博盯着那木盒良久,往事一股脑往头上涌,他深吸一口气问,“你从哪儿得来的?”

      “啊,”年轻人笑了一下,“这是我太爷爷给我的。他说这是他哥哥的东西,给我说是...物归原主。”

      “这话听着奇怪吧?”年轻人继续道,“当时老爷子已经病危了...家里人都说他是烧糊涂了。可我总觉得这是老人家最后给我的嘱托,物归原主总不能是归我,这一看就是古董。可这物是人非的,哪儿能找得到原来的来处啊……”

     王一博心道,给你可能还真算是物归原主,“既然找不到来处,何必急着出手,当是老人家留给你的,不也挺好吗?”

     “我还是想找懂行的人看看,说不定能找找这铃铛之前的线索...”年轻人道,“我怕不说卖,有的店家看得不走心,没有冒犯您的意思!”

     “没事,”王一博笑了,转身到里间拿了个小盒子出来。他打开盒子,那里面躺着一枚碎掉的铃铛,“你瞧这个。”

      年轻人的眼睛瞪大了,看看那枚,又看看自己这枚,惊叹道,“这...这是一对吧!”

      “是。”王一博抿了抿嘴,“这是一对子母铃。传说,子铃出事,母铃必有感应,即使相隔千里,依旧如此。”他的语速很慢,沉沉的,听不出悲喜。

      “那你这枚碎了...”年轻人听到他这么讲,忽然无端生 出一股浓重的悲伤,他听到自己轻轻地问,“是因为,拿着子铃的人出事了吗?”

      王一博坐着沉默了许久,开口道,“有关这个铃铛,我这里有一个故事。听完了,你就拿着这铃铛,回去吧。”




 

 


评论(3)

热度(12)

只展示最近三个月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