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团座的豆沙包

求求别连赞,求求

【战山为王】等月亮(9)

#情人节没有情人,但是🔪如期而至

#等月亮不是大长篇,可能再有个几章就完结了

#灵感来源:同人曲《背月山》

——————————


“八十四年了,我的月亮。”


——————————

      王一博将人引到了里间,那里有一方小桌,两把椅子。他给面前的青年添了茶,隐去自己是其中一个主人公这样惊世骇俗的事实,将两人的初遇娓娓道来。

     “军官跟小老板说,他姓肖,小月肖,单名一个战字。”王一博指尖沾着茶水,在小桌上写下那个名字。他写的很慢,很珍重。

      肖战,肖战。

      这个名字无数次出现在他的唇齿间、他的梦里、他的笔端。

     “啊...好巧!”对面的青年轻声惊道,“我也叫肖战!本来不叫这个...我当时还小,跟着爸妈去看太爷爷,他说我和他那个兄弟长得像,就主张给我改了这个名,也算对兄弟的一种纪念吧。”

     “这铃铛最初的主人,就是你太爷爷的兄长。”王一博点头道。心里补充,你们长得确实很像。

      太像了,像故人从未离开过一样。

      王一博垂眸看着茶水,继续他的故事,“后来他们渐渐相熟、相知,”他声音依旧平平,仿佛真的是在叙述别人的故事,“直到相爱。”

     “是不是有些出人意料?”他轻笑了一声,端起茶杯抿了一口,对面人眼里依旧云淡风轻,只有他自己晓得,方才的声音有点发抖。

     “是个很美的故事,”肖战笑着摇摇头,好似又想到了什么,“只可惜.......我听别人说我家这位长辈去世时,还很年轻。”

     “他走那年...不到三十五。”

      王一博低着头,“他们认识的时候,上海也不算安全了,做古董生意的人更敏感。那次酒会之后,小老板有种预感,慢慢把一些有价值的货转移到了更南方的城市。而他依旧留在上海,留在他心上人身边,他想他们可以一起,呆的久一点,再久一点。”

      “那时候他想,说不定一辈子也就这样磨过去了,可是时间最无情。”他叹了口气,“两年光阴如流水,那日子是场噩梦,来得特别突然。”

评论(4)

热度(11)

只展示最近三个月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