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团座的豆沙包

求求别连赞,求求

【战山为王】等月亮(11)

#俺来了

#赶在节日的尾巴祝首页姐妹们节日快乐,愿你们自由、勇敢、做你自己!

#灵感来源:同人曲《背月山》

跪下求你们听,真的,太有画面感

———————————————


“八十四年了,我的月亮。”


———————————————

(现代时间线)


      “一九三七年八月八日,立秋,肖战正式领了上级的命令在前线驻军,仅仅五天后,双方正式开战。”王一博盯着面前的茶水讲得出神,“那场仗持续了很久,从夏末打到深秋,损失惨重。上海最后也没守住,他说他守着呢,就真的守到了最后一刻。”

      肖战听着,完全没有注意到面前的年轻人那异乎寻常的语气和如临其境的视角。他讲的这个故事肖战并没有经历过,也没有听人讲过,但出乎意料,他觉得并不陌生。当听到那个与自己同名的年轻军官背负家国走向战场时,肖战脑海中似乎有前线弥漫的烽烟。

      “他走在一九三七年十月四号,应该是晚上。”王一博抿着嘴,“那天那小老板和往常一样擦完了博古架,拿着他那柄折扇坐在柜台后发呆,听到一声闷响,那铃铛自己忽然就碎了。”

      “他感觉很不好,着急忙慌冲到店门口,已经很晚了,打仗又不太平,他沿着大路往师部赶,碰上了来送信的军官,告诉他,肖少帅牺牲了。”

      王一博垂着眼睛,深吸一口气,又拿起凉透的茶喝了两口,“好了,故事讲完了。这个铃铛呢,也不属于我,既然你家长辈说与你有缘,来龙去脉也解释清楚,你就...收着罢。”

      肖战忽然感觉有些无由来的恼火。大过年的,他跑了几千公里,穿过大半个中国,先是到了上海,又追到洛阳,结果就听了个戛然而止的故事,然后在异乡的除夕被人下了生硬的逐客令,扫地出门。

      心里虽然如此想,他却搞不明白为何这样憋闷,似乎面前人请他离开触动了自己多大的不舍,明明是第一次见面而已。他暗暗想着,不动声色又接过了装着铃铛的盒子——鬼使神差地,那躺在盒子里的铃铛无端响了一声,让他愣在了当场。

      纷繁的记忆像潮水一样奔涌而来,他听到盒子落地的闷响,然后是王一博的声音。

      “肖战!”



—————————————

原谅我不知道怎样用三七年时间线写这一段故事,可能后续战战视角会有,又或者等哪天我笔力足够我会以番外的形式送给大家。总之,现在我觉得这样的叙述最简单最干净最合适,同时也是觉得过去视角写的话...太残酷了。

最近正好看了一部战争相关的爱情片,缺憾美真的很让人感慨,但是破碎了终究会可惜...单是叙述我已经心惊胆战了,如果用第一时间线的视角来写,我恐怕自己先走不出来。

鞠躬。


评论(2)

热度(10)

只展示最近三个月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