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团座的豆沙包

求求别连赞,求求

【战山为王】等月亮(13)

#失踪人口回归

#月更选手

#上海疫情快把我关疯了,出来更新除除草

#灵感来源:同人曲《背月山》

———————————


“八十四年了,我的月亮。”


———————————

      最先破开眼前黑暗的还是王一博的声音,“肖战......”肖战抓住了他搭在自己脸颊上的那只手。

      “我刚刚,做了个很长的梦,想起了一些往事。”他开口,声音带着不易察觉的颤抖,“王一博。”他一把将王一博拽过来,一双凤眼里盛满了愠怒,“你怎么敢...就这么推开我,啊?”

      “我...”

      “我走了这么长的路找了那么多座城带着这个铃铛我都站到你跟前了,”肖战低吼道,“你他妈就准备用个故事打发我,然后呢?你自己守着这对破铜烂铁,过你下半辈子?!”

      一滴泪先于回答落在了他的手背上。

     “是啊...”王一博轻轻抽出了自己的手,坐回他对面的椅子上,低声道,“不然呢?我还敢有什么奢望。”

     “一博——”肖战喊他。

     “你有你的新生活,我呢?”王一博试图朝他笑一下,看肖战的表情就知道自己没成功,“我变成个不会老不会死的怪物!我就只有这一辈子,长得看不到尽头,你要我怎么好意思霸占你这么新鲜的一生?”

      他颤抖着解开自己长衫的盘扣,露出胸前一个狰狞的弹孔。那道疤痕不偏不倚就在左胸,任谁经历了那样的事,也不可能再次生龙活虎站在自己眼前,肖战清楚得很。

     “你死后没多久,日本人攻陷上海,刘老板带着日本人冲进了我的店门。”王一博长吸一口气,自顾自讲起了故事的后半部分,“那时候我刚接到你的死讯,日子过得颠三倒四,人也混混沌沌,懒得和他们纠缠,他要那把古琴,我说我宁可砸了,也不把它交到数典忘祖的狗手里。”

      “所以他们就...”肖战的指节攥得发白,“他们就开枪......”

      “是的,”王一博慢慢扣上胸前的扣子,苦笑一声,“他们就开枪了。”

     “那时候我想,真好啊。”他垂眸看着早就冷掉的茶,“我马上就能见到你了。”

      “子弹打穿身体那么疼吗?肖战,”王一博深吸了一口气,把自己的眼泪憋回去,试图问得轻松一点,“你那时候,和我一样疼吗?”

      “我不疼了,我早不疼了。”肖战起身离开座位,蹲在王一博面前,抬手擦掉他无声滑落的眼泪,“别哭,别哭,哥在呢,一博,哥在呢。”

       王一博摇摇头示意自己没事,“可能是意外,我...”他纠结了半天用词,“我中弹的时候血溅到了身后的古琴,一阵白光闪过去,等我再清醒,伤口已经愈合了。后来我才知道那把古琴有灵,大概是护了我。”

      “我一直没发现异常,想这可能就是你还不准我死,我就想着能做点什么。”他叹了口气,“为了保护剩下不多的文物古董也辗转过很多地方,日子一天天过去,很久后我才恍然发现自己似乎不会老了。身边熟悉的人一个个都走了,我还是这样,不会老,守着旧时光里的东西看他们一点点变成回忆和古董,最后永远成为故事,而我却还在这里。”

      “肖战,我这副样子...已经八十四年了。”王一博看着他的脸,终于忍不住埋在他颈间,无声地大哭起来。


———————————

文末bb一下,失踪很久的原因是我现在在上海,大家都懂🚬,前阵子很emo的时候感觉更这么沉重的东西我自己会emo得更厉害,所以放了一个月。


然后说一下有关等月亮的一些...我自己的感想。这大概是倒数第二更或者倒数第三更,其实写到这里等月亮差不多想讲的我都讲完了。这是一个战争背景下的故事,如果没有前世今生这个设定它就是个be,嗯。然后我想说一下,这个故事里绝不单单肖战是英雄,王一博也是,我着墨很多在战场写作为将领的肖战和一些战士的群像,但是王一博胸前的伤疤也是最好的证明,他在枪口下,在刺刀前,依旧可以挺拔地说出拒绝,在承受着爱人战死沙场的悲痛时,依旧可以为了文物保护东奔西走,这是我没有写全的地方,但在我这里,他们永远势均力敌。

最后讲一下dd怎么想的,他并不是不爱了,而是无法再承受不确定的因素,长生于他而言是惩罚而非恩赐,失去了爱人后得到永生,又在漫长的岁月里历经了无数朋友被历史的浪潮吞没,他极度坚韧,也极度脆弱,他无法自私到将一个全新的肖战据为己有,保证自己不是为了旧时光里的影子,也无法做到再次看着心爱的人老去而自己容颜依旧,所以他选择讲完这个故事,然后让肖战离开。

但是记忆已经恢复,命运的齿轮重新转动,最终他会得到美好的完满。

评论(3)

热度(12)

  1. 共1人收藏了此文字
只展示最近三个月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