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团座的豆沙包

求求别连赞,求求

【战山为王】无可奉告(2)

双警 强强 针锋相对到惺惺相惜

无纲裸奔 写哪儿算哪儿

最近是懒癌晚期暗恋失败冲浪中二病选手

矫情发疯的时候比搞正剧时候多 欢迎找我发疯(?)

更新可能很慢 但一般不会坑

前文很久以前发过试水 合集里看

——————————

 

“那我期待你更精彩的表现。”肖战接过队员递来的防护服,“看来之前一起破的案子还是不够让我了解我的副组长啊……”

 

“您忙,”王一博勾了勾嘴角,也开始给自己套防护服,“不记得我等小人物很正常。”

 

韩宸看着他俩剑拔弩张的样子心里觉得比审讯室里翘重案犯的嘴还难受。王一博从肖战到任第一天就看他不顺眼,打心底不服这“空降兵”。搭档的牺牲已经让他足够难过,更别提上头随随便便就把整个重案组交到了空降的肖战手里——即使这个名字作为特别行动队队长在香港已经足够出名。

 

“王一博,”肖战眼神沉了沉,“我不希望我的搭档对我有任何偏见。”

“我他妈还不是你搭档!”王一博毫不客气地回敬,“不好意思啊肖sir,我骂人比较脏,您也习惯一下。”

 

“没关系,”肖战笑了,拍了拍他的肩率先顺着下水道的梯子利落地爬了下去,“有的是时间慢慢给你掰回来。”

 

———————————————

 

发现点离这个入口并不算太近,两人一前一后走着,打着手电筒沉默了一阵。

“整个片区都封锁了,现在对外宣称呼是下水道安全排查,”王一博冷笑了一声,难得递了话头给肖战,“你觉得这个狗屁理由能瞒多久?”

“如果公布会引起重大安全恐慌,增加破案难度,”肖战思索了一会儿说,“必要的情况我会动用媒体关系去压。”

“.......”王一博深呼吸的声音在肖战听来很明显压着怒气,“您说话就不能不那么带铜臭味儿啊,大资本家?”

肖战轻笑了一声,“那就我个人看法来讲,没必要,也瞒不住。”他习惯性抬起手腕想看一看表,发现手腕被包裹在防护服中,又放下,“我刚才下车的时候在转角看到了两个躲着的记者,摄像头反光了。”

“那你不逮着?”

“我穿成这样去,是上社会新闻,还是财经?”肖战故意逗他,见王一博停下脚步就乐了,“嘿嘿”地笑,“别,我可不想队内斗殴——来说说案情。如果是头骨那已经有些年头了,对比的失踪案件有可疑的吗?”

“有两个...发我手机上了,待会儿给你看吧。”王一博沉吟道,“不过做好最坏的打算吧……如果就是故意杀/人/抛/尸,受害人社会关系简单......”

“我懂,”肖战道,“没人会发现。”

 

“还是只有头骨吗?”肖战王一博谈话间已到了头骨发现地,那里又被围了一层警戒线。

“Yes,sir!”现场的小警员敬礼道,“目前排查了该段的二分之一,还没......”

肖战的电话响了。

“Sorry.”他按下接听走远几步,片刻后走了回来,“加快速度,增大人力,从现在开始地毯式搜。”

 

“啊?”小警员呆愣片刻,靠脚敬礼,“Yes,sir!”

“上头的电话——”肖战晃晃手机,朗声道,“一周内这个案子必须拿下,今天哪怕通宵,也得把这位朋友的尸首找全。”

 

“那就走吧。”王一博挑挑眉,率先踏入了污水中开始跟着队伍排查。

肖战在原地站了片刻,又拨出一通电话,“语宸的主编,对,跟他周三约个时间。”

王一博顿住脚步,只听肖战又道,“不是,如果要谈合作怎么可能是这么小的杂志社?我找他谈谈报道规范。先稳住,别提重案组。”

 

“哟,肖sir这是真的要动用资源打压舆论?”王一博等着肖战把手机交给站岗的警员保存,慢慢赶上来,调侃道。

“不算,”肖战举着手电拿着打捞的工具,慢慢淌水道,“毕竟害我挨老上司一顿臭骂,还给整个组一人扣了半个月的绩效,我这不算公报私仇吧?”

“半个月?!”王一博拿着手电的双手微微颤抖,“报告肖sir,我觉得您很宽容了!”

肖战噗一声笑出来,看着王一博护目镜后瞪大的眼睛,心道,这小屁孩嘴不毒的时候,也蛮可爱。

 

 

 

评论

热度(19)

  1. 共3人收藏了此文字
只展示最近三个月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