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团座的豆沙包

求求别连赞,求求

【战山为王】无可奉告(3)

 强强 双警 无纲裸奔

大概不会坑...吧(?)

 ————————————

 

扣工资这种事对任何社畜都有用,最酷的重案组警官也不例外。

王一博打起了十二分的精神搜每一寸可疑的地方,肖战在他身后排查遗漏,将近半个小时推进的距离也并不太长。

 

“等等——”王一博打手势给肖战,“你手电给我。”

“你不是有吗?不够?”肖战挑眉,还是把自己的手电也递给他。

“一个照着我看不清,感觉底下有东西。”

“我给你举着吧。”肖战到他后侧举着手电,王一博降低了重心,用工具去慢慢接触。

 

“有东西。”王一博肯定道,“像是腿骨一类的...卡在这个缝里了——难怪一搜没发现。”

“也有可能只是普通的棍子一类,水太脏,看不清。”肖战皱眉,“打捞上来再说。”

 

“组长———这边有发现!”前边往回搜的另一队从远处传来声音,手电光束挥舞着,“这边发现了肋骨!”

 

“看来大概率我们也是搜到了。”肖战用对讲机给那边传话,“我们这边也搜到东西了,感觉像腿骨,你们那边现场勘探完来这里找我们汇合。”

 

“Yes,sir!”那边很快传来回复,肖战象征性用手电筒在主管道的顶上晃了晃表示他们收到了,于是寂静再次代替了短暂的喧哗,只剩水流动的声音。

 

肖战把一个手电递给王一博,自己先慢慢爬上了两侧专供管理员巡逻的小平台,随后把手伸向王一博,“先上来吧,毕竟是排污管道,待久了不好,咱们的设备有限,这骨头一时半会位移不了。”

 

“没事。”王一博摆摆手,“我怕水流会把它带起来。”

 

“心挺细。”肖战笑了一声,“为什么会想到做警察?”

 王一博抬起头看他,“什么?”

“我查过你。”肖战耸耸肩,“毕竟同事一场,了解一下不算过分吧?你父亲一支的确是三代从警,在香港警界也很有名望——但是据我所知,你父母离异后,你是跟着经商的母亲在大陆生活的。”

“你应该很想摆脱他留给你的一切。”肖战停顿了片刻,问道,“但我不理解的是,你考上公大,最后又决定到香港任职,为什么?”

 

“不为什么,”王一博语气骤然冷了下来,“八卦别人的家事很有趣吗?我当警察只是因为我想当罢了,和他无关。”

 

“所以你是要证明,你可以脱离他的阴影活着吗?”肖战毫不在意。

“你话真多。”

“无意冒犯,”肖战举起手来做出一副投降的样子,“我只是嗅到了同类的气息而已。”

“我可不敢和住太平山上的人妄称同类”王一博冷笑一声,“况且我和你并没什么一样的,肖sir倒不如玩玩找不同。”

肖战无奈摇摇头,“好吧,当我没说。”

 

趟水的声音逐渐接近,手电筒的光束也变得清晰可见,不一会儿的功夫,几队搜查的人员便赶到了肖战和王一博身边。

 

“我来吧。”痕迹科新来的小孩麻利接替了王一博的位置,周围人离得近的立马上前帮忙。

王一博此时倒是老老实实退在了人群外,靠着旁边的平台。

 

“专业的事放手给专业人员啊?“肖战调侃他,“那王队快上来呗,脏水里泡着干嘛?”

王一博瞥了他一眼,静立了片刻又换了个姿势,最终妥协道,“搭把手。”

“腿麻了?”肖战狐疑道,“你没用什么奇怪的姿势吧?”

“胃疼。”王一博干脆道。


 

 

 

 

评论(4)

热度(16)

  1. 共1人收藏了此文字
只展示最近三个月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