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团座的豆沙包

求求别连赞,求求

【战山为王】等月亮(10)

#这章写到一半我自己差点哭了

#刚开学忙得要死终于爬上来更新了

#灵感来源:同人曲《背月山》

————————————


“八十四年了,我的月亮。”


————————————

      1937年8月,王一博方过完二十九岁生辰。上海已经极不太平,权贵们走的走逃的逃,留下的不过随时要拔营开战的高级将领和来不及离开的一些普通百姓,日子越过越冷清,也越过越紧张。

      肖战自师部回来,已经是深夜。雨还在下,他打开轿车后门迈步便走,开车的副官追下来要给他撑伞,被他摆摆手按了回去。

      “你在这儿等着,我一会儿就来。”

       副官朝他敬了个礼,笔挺地站在了雨里。肖战深深望了他一眼,没劝他回车里。

      日军扬言三个月灭亡中国,自七七事变至今不过一个月,已经发狂似的打来了华东,这几日上海已几乎闻得到火药味,任谁也无法在这个时刻保持绝对冷静。淋淋雨也好,肖战苦笑着的心想,清醒清醒,才好告别。

      “一博,我...”肖战推开古董店那扇门,王一博依旧坐在柜台后,有一搭没一搭翻着本书。

      “来啦?”王一博朝他一笑,还像往常一样,似乎所有的惊惶、局促、连带枪炮和硝烟的味道都被他挡在了这扇小门外,门里的岁月是寂静的。

     “茶还给你温着呢,今儿晚上下雨,就算闷得慌也当心着凉。”

      那句道别就不轻不重卡在了嘴边。

     肖战仰头把清茶一饮而尽,喉咙里如坠了千斤重,再说不出多余一个字,眼眶倏地红了。他还穿着一身笔挺的军装,肩章闪亮。

      王一博接过了他的茶盏,叹了口气,率先发了话,“调令下来了?”他一边问,一边抬手替肖战理了理军装的领子,见他点了点头,贴上前去,给了他一个轻轻的拥抱。

      “很辛苦吧?”王一博环着他的腰,“才几天没见,又瘦了好多。”

      肖战把头埋在他肩膀,没说话。半晌,男人闷闷的声音从肩头传来,“上边让我即刻拔营,要到前线了......我...今晚来跟你道别。”

    “现在就走?”

    “嗯,现在就走。”肖战又深深抱了他一下。

    “可惜...”王一博摇摇头,“还想着今年你生日也一起过呢。”他声音波动几分,“嗐,我这话说的,今年不成还有明年...你...注意安全,我等着你。”

     肖战转身走入雨幕中。

     他们心知肚明这次道别和以往全然不同,却又默契极了,心照不宣。王一博追他至门口,望着那道背影沉没在冷雨里,青石板上映着月光,闪着被拉长的影子,渐渐远去。

     “肖战!”王一博忽然出声喊住他,“会好起来的,对吧?”

      声音出口那刻他知道他问了一个无用的问题,在飘摇的当下,任何人都无法回答。

      肖战的脚步顿了一下,张开双臂转身在雨幕中回望着他。于是王一博大步迈开冲向他。

      此前他从不知道夏夜的雨也这样的刺骨,也能下得这样的大。他们在大雨里拥抱彼此,然后他听到了肖战的回答。他的气息温热,洒在耳边,就像初见那样,“会的,会好的。我在呢,我守着呢。”


评论(5)

热度(10)

只展示最近三个月数据